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研碩 | 19th Dec 2007 | 光影流動 | (655 Reads)

兄弟結義,各殺一個外人,從此,兄弟的命就是命,其它的,皆可殺。《投名狀》

頭一句,就是陳可辛拍出了我想做的。 當然,他是陳可辛,我只是個名不經傳的人物。

 這套戲,和上年張藝謀的《滿城盡見黃金甲》道盡了個差落,《滿》片可是想討好荷里活而兩面不討好的例子。然而《投名狀》也成功打造出具有陳可辛其文藝風格,而又做出了結合中國電影的悲涼感和荷里活技術的電影。因此,將電影由《刺馬》改成《投名狀》更美不勝收,《投名狀》這名字是貫穿了整個主題,而在相同的題材拍出了另一個屬於陳的電影。

不說舊的那套《刺馬》,因為我倒沒看過。但還是說回作為題材的滿清奇案《刺馬案》。和《投》故事一樣,刺馬案是發生於1870年新任兩江總督馬新貽在閱兵儀式上被張文祥所殺,而當中內情不外乎於一系列政治鬥爭中,而使得清政府企圖掩飾真相。 只因為當年清朝平定太平天國之亂以後,以曾國藩為首自招鄉勇的湘軍私下亦吞下不少太平天國的金庫,數年間在當地買地種植勢力,而另一些前湘軍要員在平定太平軍之後失去職業而轉變為黑社會,因,兩者都有一定情誼,因而說湘軍勢力滲透了黑白兩道,清政府根本無法控制當地,威脅中央。

朝廷為了打擊湘派在兩江地區的地位,遂調走曾國藩的兩江總督之位,並任命和李鴻章同年中榜,和曾國藩師徒相稱的馬新貽代領其兩江總督之職,而馬在就任後大力打擊當地的黑幫,惹得效忠曾國藩的湘軍不滿,而發生了這場暗殺。

事後清政府派回曾國藩調查此案,將馬新貽抹黑成敗軍之將,並和盜匪結義,虛報戰功等罪行。最後更私通義嫂、謀害義弟,「義弟」張文祥因而替天行道,刺殺這個十惡不赦的「義兄」,而一切都只是湘軍的陰謀,但我不說民智未開,而是在現代資訊發達的年代,人們都是以訛傳詫,而當時,人們都對馬新貽的「敗行」深信不疑,慢慢將馬文祥美化成俠肝義膽,為義復仇的英雄故事,亦成為了《剌馬》和《投名狀》的題材。

而值得一提的是陳可辛「忠於原案」,沒有胡亂作假,個人認為這是港片的一貫敗筆。而電影平實地譜出這故事的宗旨 ﹣反戰和人性。和《滿城盡見黃金甲》那些華麗和取悅外國的花巧功夫比起來,《投名狀》的戰爭場面格局和嚴謹已能夠和荷里活,而不僅僅於形式和氣氛上,而整套電影營造出沉鬱氣氛更見張力。

而在故事上,情是複雜而表現得簡單,當龐青雲在死人堆走出來時,對手足死光了悲傷,到因此而和出走的陳靜蕾相遇,就簡單的表現了這個人在一種強烈的轉變,而這種轉變,是龐青雲這角色的「轉」,也是電影的「起」,而他的理想在碰到她而重生,也變成了他的目標是和愛情再也分割不了。 他不在乎兄弟之情,結義和招鄉人當兵只是為了他實現大計 ﹣犧牲小我,完成大我,而在當中得到的感覺,正是對陳靜蕾的愛的現實表現。

也因為如此,才是做成日後故事的深層伏線。 龐青雲於是為了實行自己的大計,而向趙二虎推銷計劃。而趙二虎是個具俠義精神的人物,他可以為了拯救陳靜蕾而搶妻,也為了村民生計而成為賊寇,亦為了村的未來而正中龐青雲的計。而由陳靜蕾由小看養成人的姜午陽,為人重情,因為龐青雲的救命之恩而產生出情,一種超出了對養育之情的二虎,這亦是為甚麼當初由他提出《投名狀》結義,正是他想利用此來鞏固感情。

但一切都不過是姜午陽的一箱情願,由他手執短刀提出投名狀,已表現出這段關係的結果是基於利害,並不是人所稱道的「桃園三結義」。

因此,金城武開始時的獨白,正正解構了他和李連杰角色之間的開係,以及龐青雲的真實態度 ﹣由此自終,龐青雲都是被刀強逼結義,他心中卻是另有所圖,姜午陽由始自終相信投名狀,而趙二虎始終為他人著想。 三人的分歧,正是這種對立中轉化。這當中,盡情的道中這種對立面正是在鄉勇姦淫婦女中表現出現。 在蘇州一役完整的實踐這道裂縫。龐青雲一直都只是在利用手下在作政治豪賭,趙二虎不忍所有人吃苦而甘當烈士,姜午陽開始感到左右為難卻被情感所蒙蔽。當中更重要是陳靜蕾的出現,道破了龐青雲心中根本沒有投名狀,就只有愛情和理想。

而當中龐青雲對陳靜蕾說「我娶妳」,簡單道盡了他的內心世界,也是非常強力的愛情表達,陳可辛可說是成功演繹著這種大時候的英雄情長。當中除了是他認為二虎己死,同時是只為了實踐理想,戰況毫無戰算,愛情堅固他的現想和對她的諾言,至少在死前說出自己的千言萬語,就化整為簡單的三個字。

因此,後來為何青雲甘殺二虎,雖然他的確和二人產生了情誼,但比不上愛情。而姜午陽還是深信投名狀,而選擇了殺陳靜蕾去救二虎,然而他還是以為青雲會信守投名狀,他以為陳靜蕾亂了兄弟情誼而必殺之。但事實上的證明他是錯的。而在失去了情人後,青雲的心己死,反而想留住和姜午陽的情誼。 但一切送不過現實,青雲被他人暗殺,他才想起了投名狀中最基本的教條 ﹣相任和尊重,沒有這些,世界不會太平,理想都不可能實現,然而所有都變得太遲....... 而姜午陽直到最後,才真正明白投名狀是只是白話,而一切己無可挽救。

 整套電影,被深深沈沒在一股蒼涼的哀慟當中。在戰爭場面再細心一點說,是成熟的表現出質感,而不再流場面巨大的錯覺中,但個人覺得那場被包圍的場面有點像《天國驕雄》。甚至在一些場面上,亦盡情表現出戰爭的可怖,在荒蕪的蘇州城戰壕間,傷者拚著最後氣呼喚,不是為了甚麼,而是在絕望找尋正在消失的自我。

 說回演員的表現,李連杰的表現不俗,但畢竟龐青雲這角色太過內儉,而金城武的角色相對淺白,相對於中段擁有大量戲份的劉德華,相信對於他那段被鎖於祠堂在聲嚎哭,以及在看戲時苦笑痛哭的表現,相信趙二虎這角色足夠傳他再度問鼎影帝。

 

但假如對手不是《色戒》的梁朝偉。


[1]

這部電影我還未看,但當中氣氛蒼涼肅殺的戰爭場面,不知道花火覺得比之去年的《墨攻》如何?

諏訪四郎
[引用] | 作者 諏訪四郎 | 22nd Dec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諏訪四郎
諏訪四郎 : 這部電影我還未看,但當中氣氛蒼涼肅殺的戰爭場面,不知道花火覺得比之去年的《墨攻》如何?

哈哈~這部份是我沒有寫下去,不過觀眾們(男、女)普遍喜歡看戰爭場面,故此我應該是賭氣不寫吧!但個人感到片中的場面吸收了不少荷里活片,雖然沒有了幻想的武功招式,但依然有些誇張,例如李連杰一連砍數十人的腳,再一個人打亂了太平軍的火炮陣地.....還有不知名人血肉擋大炮....看得目不暇給,但感覺是格格不入。

但整個格局都拍攝出一種實在的動感,的確不是「墨攻」可比的

反而說蘇州城一段的戰壕完全感到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佈置......只差在所有的都是清朝人的打扮....但到現在我最欣賞的,是那個對蘇蘇州城和戰壕之間的空白空間中拉一個大wild shot,充分表現了戰爭的實態,以及畫面的張力,對於學美術的我來說,絕對是美不勝收!

如果香港每套電影都能如此嚴謹製作,根本不會落得如斯田地,質素和技術才是達至成功的最基本條件,甚麼「平、靚、正」根本是九屁不通。

isaac lai
[引用] | 作者 isaac lai | 23rd Dec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