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6th Jan 2008 | 文字片段 | (465 Reads)

《廣島遺恨──第一朵蘑菇雲及核武器走勢》

作者:崔向華、陳大鵬

出版社:解放軍文藝出版社

出版年份:1995年

原子彈是人類社會踏入核時代的標誌。1945年8月6日,日本廣島市成為人類史上第一個被核武器毀滅的城市,恬靜樂土在一瞬間變成煉獄焦土,數以萬計的百姓在一瞬間灰飛煙滅,建築物倒塌、焚燬,幸存者也因為受到核放射感染而得到後遺症,幾年內漸漸死去。在廣島市被毀滅之後三天,九州的長崎市也遭受同一命運,誓言頑抗到底的日本內閣,最終在8月15日宣布無條件投降。以慘絕人寰的核屠殺來結束長年累月的戰爭,無論有如何冠冕堂皇的藉口,它始終是一件殺人武器,終究不是正義的。

作者在第一章《末日降臨》,描述原子爆墜落廣島市的那一幕光景,並且從介紹一個又一個的大爆炸倖存者的經歷,來凸顯悲慘情況。作者所描繪出來的畫面,所列舉出來的數據,是讀者們無法想像的悲慘。爆炸那一刻,活生生的人們連同房屋、樹木一起頃刻「蒸發」,有些人被塌下的房屋壓傷,有些人被飛散的碎片割傷,有些人被爆炸所產生的幅射熱灼傷,燒到不似人形......

「在核爆炸那令人恐怖的瞬間過去之後,雖是上午時份,可天色越來越暗,只有大火映著煙雲,城市全被煙、火佔據了。10時,突然又下起了『黑雨』,剛才被爆炸拋上天的殘骸碎片,連同放射性微粒夾雜著灰燼和蒸氣紛紛落下,並把放射性塵埃波及到周圍地區。隨之落下的熾熱的金屬碎片和燃燒的木頭,傾盆大雨一般落在已經驚恐不安的廣島人頭上。在災民群集的公園裡,刮起的烈風把大樹連根拔起,又在河中掀起巨浪,把遁入水中逃避熱浪及大火的人淹死......

「短短瞬間,這枚相當於1.7萬噸常規烈性炸藥的原子彈,把約11.4平方公里略成圓形的廣島市中心夷為平地。據事後統計,在這次爆炸中,共有5.8萬人死亡,5萬多人受傷和『失蹤』;4.8萬座建築物全毀,2.2萬座建築物半毀。眾多未遭閃光燒傷或砸傷者,幾天後先是惡心,繼之便嘔吐、發燒、瀉痢帶血,在幾周、幾月或幾年中相繼死去。經解剖驗血,血液中白血球幾乎沒有,骨髓逐漸壞死,喉頭、肺、胃及腸粘膜發炎。一些孕婦生出的孩子竟成豁唇、連體、無頭、缺肢、雙嘴、四目的怪胎。」

這些景象,絕非我們這些養尊處優的現代都市人所能想像的。原子彈遺留給幸存者的除了肉體上的傷害,還有的是絕望和恐懼。作者引用了幾徵例子,映示了原子彈給予這些美好人生的遺害,雖然事過境遷,當年的幸存者到現在已是垂垂老矣,但是在他們內心深處的傷痕沒有減退過,他們肉體受傷害,還遠不及親眼目睹城市毀於一旦、親人朋友在眼前死亡的沉痛。這些倖存者曾經憎恨帶給他們創傷的美國人,也曾經憎恨過把他們捲入戰爭的日本政府,而現在則為了防止悲劇重演,積極投入和平工作,呼籲世界各國放棄核武。這種懇切之情,大概只有受害者才能體會,而到了若干年後,這些當年原爆幸存者都百年歸老之後,能夠將殷求和平的精神一代一代延續下去的,可能只有平和公園和原子彈穹頂。

在這二章《比一千個太陽還明亮》,作者從政治家的角度去看原子彈這件事情。當時站在世界政治舞台頂端的羅斯福、邱吉爾、斯大林,和在羅斯福去世後繼任總統的杜魯門之間的政治角力,攜手造成這場史無前例的大災難。世上第一顆原子彈的產生,最初是為了對付他們認為同樣在研製原子彈的納粹德國,結果情報顯示希特勒並沒有研製原子彈,但美國的原子彈計劃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花費大量人力物力,總不能將它擱在一旁;所以說原子彈並沒有用與不用的問題,而是甚麼時間使用的問題。

作者毫不留情地揭露這批政治家的自私一面──雖然某程度上這種自私是為了國家利益著想──納粹德國在1945年5月8日宣布投降,只剩下日本在垂死頑抗,杜魯門原本計劃邀請斯大林援助美軍攻打日本,但是他並不心甘情願讓蘇聯參與作戰,分享勝利成果,尤其是當美國在7月16日成功試爆第一顆原子彈之後,氣焰更加囂張,有了原子彈這個王牌,美國可以隨心所欲,各國莫敢不從,只要不讓蘇聯插手,那一切都將在美國掌握之中,唯一達成這個目標的途徑,就是在蘇聯出兵之前結束戰爭,最直接的途徑就是把原子彈丟到日本本土,迫使日本投降。而事實上杜魯門的計劃成功了。

落在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的威力,並不只是屠殺式的破壞力,在政治家眼中,原子彈給其他國家的恫嚇力更具意義,有了原子彈,似乎就能領袖群雄,傲視天下──至少不怕遭受威脅,這使得其他大國趨之若鶩,連資源短缺的蘇聯,也不惜一切研製原子彈,最終在1949年8月29日成功引爆原子彈,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擁有並使用核武器的國家,打破美國的核武器壟斷局面,同時也打破了美國唯我獨尊的形勢。

第三章《原子世界的較量》,承接第二章,介紹世界各國在二戰結束前後的核武發展形勢,以及各國之間的政治較勁。最簡單的說法是,核武的出現,加上政治領袖們各懷鬼胎,導致冷戰和軍備競賽的發生。不只是美、蘇兩個核強權,就連英國、法國、中國,甚至日本,後來的印度、巴基斯坦也紛紛製造核武器以爭取國際社會更多的「尊重」──在原子彈問世之後不久,破壞力更強大的氫彈也被研發出來。核武愈來愈多,各國的磨擦愈來愈頻繁、激烈,只要有一方控制不了,發動了核戰爭,地球隨時會被毀滅,這是作者的憂慮,同時也是大部份人類的共同憂慮。

接著在第四章《無法忘卻的歷史遺恨》,作者又從多個視點去重新摸索、思考原子彈的存在以及它帶給人類的意義。曾經參與原子彈研製工作的科學家們、參與投擲原子彈任務的飛行員,還有各地學者、小說家、劇作家、藝術家等等不同範疇的人,怎樣看待這次大災難,核武器如何影響他們日後的生活。作者也透過各類文學作品,帶出對原子時代的反思。自從原子彈出現後,人們就活在核威脅和極度恐懼之下,永遠不能擺脫,過去如是,現在如是,未來亦如是;人們無力保護自己不受原子威脅,連逃避的法子也根本沒有,前路只有一片絕望。「當原子彈投下時,人不僅看到一種能使地球這個星球沸騰的武器,也看到了又一個證明人是多麼軟弱無能的證據。」

時代變遷,人們對原子彈的恐懼感愈來愈弱,尤其是新一代,他們沒有經歷過戰爭的動盪時代,他們僅能從各種文藝作品,或者自行幻想,來想像原子彈的恐怖。雖然國際間還沒有觸發核戰爭,但各大國與日俱增的核武器和核設施,仍然無時無刻不威脅著全球人類〈即使時至今日各國已在積極銷毀過多的核武〉,如作者在第五章《在核陰影下掙扎的世界》開始時所說:「美國、俄羅斯、中國、法國、英國五個核大國在世界各國中仍然擁有絕對優勢的核武器,其總量可以把全球摧毀數千次。」摧毀一次也就夠了,還要數千次,何其驚心動魄。只要有人心懷不軌,挑起戰爭,則後果不堪設想。

多年來,核原料藉由多種途徑擴散到世界上不同地域,有國家輸出,有核載體事故遺留下來的核武,有黑市買賣活動等等,這些雖然尚未對環境造成危害,但並不值得樂觀看待;而且除了核武器,民生用途的核設施,也是全球的潛在威脅。作者以最著名的,發生在1986年的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事件作為例子,說明這種令人擔憂的狀況。正如它的小標題:「核難九年,死傷六萬」〈此書成於1995年,距離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已有九年〉,因為一次核事故,造成的傷亡是如此之大,足以讓世人深切反思──「在切爾諾貝利〈切爾諾貝爾〉核事故中,共有32571人死亡,其中有近700名孩子,14萬人受到放射性物質嚴重污染,烏克蘭一半以上的領土受到不同程度的放射性物質污染,有500萬公頃的農田報廢......在參加撲滅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大火和消除核事故後果的30多萬工作人員中,已有3萬多人成為殘廢人,約7000人死亡或者自殺。」

然而核子並不完全是殺人凶器,相反它還可以造福人群,端看人們如何利用。最後一章《讓惡魔變成天使》,作者列舉各國目前的核子應用情況,例如生產應用、環境保護、食物防腐、醫療保健等等,說明核子應用與人類日常生活息息相關,能大大改善人類生活質素。在現實生活上,無處不在的核子威脅著全人類,人們對它「敬而遠之」,但另一方面核子與現代人類生活已經密不可分,「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」,只要運用得宜,它便能夠為人類締造美好將來。